圍繞小官巨貪馬超群的各種狗血的貪腐劇情被挖掘得差不多了,媒體漸漸把目光投向他身後的人身上,這麼一朵奇葩,他底下的員工,老百姓拿他沒辦法倒並不意外,當地官場怎麼也忍氣吞聲了?那麼誰是他的後臺?誰又是他的保護傘?
  這種按圖索驥的心理可以理解,“小馬哥”實在太過生猛了,不只因為他敢貪,還在於他敢高調地貪,高調地得罪人,區領導想蓋個房子,“小馬哥”說不讓蓋就真的沒敢蓋了。但凡一個猛人,要麼他自己就是大哥,可以罩住一切,像安徽省滁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、國家級貧困縣――定遠縣原縣委書記陳兆豐,人家是一把手,乾什麼事都方便,賣100多頂官帽其實是小菜一碟;要麼給另一個更猛的人當小弟,大哥的威風仿佛是自己的威風。當然,也不排除有個別愣頭青,也不管來者何人,提著刀就往上沖。但是,這樣的莽夫恐怕還沒衝到對方陣前,就給人射殺了。馬超群蠻橫了不是一兩年,而是很多年了,當地官場就這麼好糊弄?監管部門無聲無息,那領導們都幹嘛去了?頂著綠豆大小的官帽子,乾著衝鋒陷陣的活,這種事,不是光有勇氣幹得了的。
  手中有糧心裡不慌,沒有一兩個絕招,怎麼敢在關公面前耍大刀,馬超群得罪的可不只是一般老百姓,他敢卡央企,也敢卡區領導,甚至是區里的重點建設工程。得罪了官場還好說,可是你把別人的重點工程給卡了,影響了他們的政績,他們怎麼受得了?我就不信,免一個縣長區長可能需要花點功夫,但是免一個自來水公司的經理,能花費多大的勁,這用得著央企告狀,省領導親自批示嗎?
  不可一世的馬超群自然不是石頭裡蹦出來的,他的這身通天的本領也不是無師自通的,在公眾的想像中,一定有個位高權重的人堅定地站在他背後。不管是那些被他欺負的老百姓,還是退避三舍的官比他大的領導,大家心裡都明白:一個“九品芝麻官”確實沒有多大的權力,踩扁他是分分秒秒的事,可是通過盤根錯節,他也能讓自己成為一棵大樹的一部分的。別拿豆包不當乾糧,在這一方面,相信很多人都是有深刻教訓的,所以能躲就躲吧,不能躲的睜隻眼閉隻眼。
  媒體報道稱他有一張與北京某高官的合影,而他自己也自稱是那個人的乾兒子。這種可能性不是說沒有,不管是哪一級的高官,都是從基層一級一級做上去的,你怎麼知道,在他漫長的為官履歷中,沒有與一個小地方的小官或者他的家人朋友有過交集?不過現在看來,杜撰的成分可能更大一點。
  其實,哪怕這個乾兒子的故事是他杜撰的,也一樣能起作用。
  糊弄老百姓可行,糊弄官場也不是全無辦法的。要不然,傳說中的“國務院政策研究室司長”趙錫永也不可能在湖南婁底、雲南昆明、玉溪等地,將那麼多政府官員騙得團團轉,甚至被一些地方聘為政府顧問了。拉大旗作虎皮,一次又一次與更大的官員的衝突中,馬超群每每用氣勢就能壓倒人,當一個人誰都敢惹時,最終確實可能會達到誰都不敢惹的效果,因為你確實不知道,這個人背景怎麼樣,有什麼樣的來頭。
  “將權力關進籠子”為什麼如此重要,就是因為權力在籠外如同老虎在籠外一樣,在未測的權力面前,恐懼都是一樣的,不安全感也是一樣的。不管馬超群背後有沒有這樣一個人,哪怕是虛構的,其實已經不重要,對當地官場而言,這個傳說一直存在,這種恐懼就會一直深埋在他們心裡。
  (原標題:“小馬哥”,是石頭裡蹦出來的麽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iu37iuvp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